654888.com

粳(jing)米变geng米 这些字词拼音改得科学吗?

更新时间:2019-02-24

  在黄安靖看来,《征求意见稿》确实有良多地方是值得“念叨”。比喻“粳米”的“粳”本读“jīng”,绝大部分人也是这样读的,但《征求意见稿》中却统读为“gěng”。

  本来是一骑(jì)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,当初骑读(qí)……

  “今后正式发布的《审音表》应该不完全跟《征求见解稿》一样,兴许担心的‘读音修正’根本就不会浮现在正式发布的《审音表》中,有什么好担心的呢?”

  黄安靖认为,一般话语音系统确切破固然以北京语音体系为基础,但通过多少十年的推广,已经成为一个有别于任何方言的博大精深的系统,语音、词汇、语法都按照本人的内部法则发展演变。

图片来源:微博截图 图片来源:微博截图

  记者留神到,官方在订正准则里提到,以北京语音系统为审音依据,在充分考虑北京语音发展趋势,同时适当参考在官话及其余方言区中的通行程度。

  文章提到,“不少网友查字典发现,许多读书时期的‘标准读音’现现在竟悄悄变成了‘错误读音’;经常读错的字音,现在已经成为了对的……”

  对此,中新网(微信民众号:cns2012)记者联系采访了《咬文嚼字》主编黄安靖。黄安靖直言:“这是条假消息,请不要担忧。”

  他告诉记者,这则“假新闻”中的大部分内容来自国家语委2016年6月6日宣布的《<个别话异读词审音表(勘误稿)>征求看法稿》,然而至今尚未正式发布。

  原来是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(cuī),当初衰为(shuāi);

  “错读是完整不按法令读,异读是诚然跟发音标准不一样,但有规律可循,而且大家不可能错读得那么一致。”黄安靖介绍称,语言会跟着生活发生变革,到一定阶段会出现异读气象,“一些异读往往有生命力,随着时间的推移,接受度越来越高,因此需要国度尺度来确认发音”。

  “说客”的“说”原来读“shuì”,但现在规定读“shuō”,另外还有说(shuō)服;

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2月20日电(记者 张曦)19日,一篇名为《留心!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》的文章在友人圈刷屏。

  由于方言等问题,长久以来很多字在民间都有不同的读法。黄安靖强调,须要明显白“错读”和“异读”两个概念。

  “粳米”的“粳”原来读“jīng”,但现在要读“gěng”;

  1985年,国家发布《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》,对一些异读词进行了修订。2016发布的《<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(修订稿)>征求意见稿》又对一些读音进行了新的修订,并发布在教导部网站上征求意见。

  例如,说(shuō)服、说(shuì)客、游说(shuì),荨(qián)麻则统一为荨(xún)麻;除“地壳、金蝉脱壳”中的“壳”读qiào外,其余读为ké等。

  很多网友纷纷感慨,“怕自己上了个假学”,“这是在向‘读错字的恶势力’仰头”,“难道因为读错的人多就要改为错的吗?”

图片来源:网络截图

  普通话审音标准是什么?

  “对普通话进行审音,还坚持‘北京人读啥音就鉴定为啥音’,是否公平?我问过许多不同处所的人,不少南方人都表示读粳(jīng)米。这是学术问题,意见可能还不同一,大家可能商讨。”(完)

  异读≠错读

图片起源:教诲部官网截图

  比如――